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21-04-07 19:00 [收藏] ? ?

  文/小葵

  来源:略大参考(ID:hyzibenlun)

  所有在驾驶场景下使用的 App,必须死守的生命线就是安全。即使是作为王者的微信,它推出的车载版本,也是阉割过的。毕竟,它的存在只是让用户不断连,而不是鼓励用户一边开车一边抢红包,刷朋友圈,视频聊天。

  1

  群聊

  高德地图想做社交的心情,跟我想要体重不过百的愿望一样强烈。

  清明假期我出京了,特意提前一天返程,结果人算不如天算,还是没躲开堵车。一上 G1 高速,高德地图就显示,因前方事故,拥堵 8 公里,通行时间约 47 分钟,App 上那条暗红的长线蜿蜿蜒蜒,像肠梗阻一般叫人绝望。

  “哎,你看,高德还能聊天?”驾驶座上的家属把手机递过来,是一个群聊界面,显示 277 人在线聊天,有人发图,有人发语音。每个用户昵称后面,都标注着距离我的公里数,对话框内,每条信息下方都有个(夸夸)的提示,类似点赞。

  我不是第一次看见它了。之前两次都是在北京市区,一次是从建国路上国贸桥,一次在北五环。

  当时,我堵在路上,导航中的高德地图,突然弹出一条推送,“前方车友嘉胜郎向你发来信息:后头堵着的兄弟莫急,应该快了”,点进去就是这样的群聊界面,只是没清明返城时那么热闹罢了。

  这其实不是高德的新功能了,它在 2020 年 11 月上线,叫“拥堵圈”,是专为在堵车时向用户推荐的群聊功能。

  它的设计逻辑或许是缘分吧。毕竟大千世界有千万个时刻,千万条道路,千万辆汽车,怎么偏偏我们几位被堵在了方圆十公里内。

  于是,高德用 LBS 技术让堵车中的用户,在线上的“拥堵圈”相聚。

  早期“拥堵圈”不支持用户自定义文字,只能从系统设置的内容里选择信息发送——显然后来它悄悄升级了,用户可以自由发挥聊天内容,这样能聊得更畅快。

  不过,当高德的这份“体贴”突破了安全边界,就可能变成致命温柔。

  我第一次进入“拥堵圈”时,国贸桥的拥堵已经基本结束,路况不错,我不需要踩刹车,只是在慢速行驶时,抽空腾出手点击了手机界面(声明:驾驶恶习,切勿模仿)。

  没有因驾驶时分心出事故,我当然很幸运。但是,如果“拥堵圈”的用户数继续扩大,变成驾驶过程中的社交聊天场景,恐怕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都要一脸黑人问号吧。

  再想想,如果有一天,道路上发生严重交通事故,经查是因为驾驶员沉迷于高德地图聊天,错把油门当刹车,这样的责任,高德地图真的敢担,能担吗?

  切记“道路千万条,安全第一条,行车不规范,亲人两行泪”。

  2

  本地推荐

  在北京,拥堵是日常,习以为常的驾驶员们,早就失去了吐槽的欲望。而清明返城时的高速场景显然欢快很多,群里讨论的主题包括堵的是哪侧车道,车里都有什么吃的,还有人提议,“弄个微信群吧”。(论用户习惯的重要性)

  然而,我参与聊天的欲望,就像每周一早上闹钟响起需要起床的时候一样:一点都不想。

  有人可能会认为,被堵在同一条路上是该死的缘分,是天注定。可是对不起,我只想知道多久才能到家。

  再说了,平时当个社会人已经那么累了,开车的时候只做自己,它不香吗?

  高德显然不理解“人生而孤独”的境界。它要的是活跃用户,是频繁进入,长长久久的留存。

  4 月 4 日那个下午,原本 2 小时的路程,我们走了 3 个小时。踏着夕阳进入北京市区,我心情愉悦。此刻,高德又来了新推送:“【用户***】:给你分享一个好地方”。

  好奇害死猫,我还是没忍住,戳开,底线再一次被刷新。


【用户***】分享的好地方,居然是酒店!酒店!推送里的那位虚拟用户,是想跟我约酒店吗?

  我知道,现在的高德是由老高德和 UC 合并而来,且后者人员占多数;我知道,UC 曾经有名震江湖的震惊体;所以,我也知道,这条推送的“UC 味儿”因何而来。

  可是安全呢?

  所有在驾驶场景下使用的 App,必须死守的生命线就是安全。即使是作为王者的微信,它推出的车载版本,也是阉割过的。毕竟,它的存在只是让用户不断连,而不是鼓励用户一边开车一边抢红包,刷朋友圈,视频聊天。

  相比那些在安全问题上吃过苦头,开始丧心病狂严防死守的公司,比如滴滴。高德像极了没有吃过亏的小孩。它无疑也是个兴趣广泛的小孩,对酒旅和打车这些可以基于 LBS 作延伸的业务,它都在铆足了劲搞事情,而作为主业的导航业务呢,还在时常闹乌龙。

  抖音上一条热门视频显示,就在前几天,因为高德导航指错路,杭甬高速的上虞出口,多辆小汽车开出收费站,又集体掉头回来。

  “你在(导航)上面看到前面有堵车吗?”交警问。

  “上面?没有?”司机回答。

  “上面没有堵车,你为什么要顺着导航来?”交警又发出灵魂拷问。

  这话,你品,你细品。

  3

  社交野心

  张小龙曾经说过,希望大家对微信的态度是,用完即走。

  真·凡学始祖。

  但除了微信,大概没有第二家工具 App 敢这么说。多数时候,它们对待用户,就像我每天上班前,儿子抱我大腿的样子:妈妈不要走,陪我玩。

  当一家工具 App 想要增加用户停留时长,社交,总是它们想尝试的春药。人是一切关系的根本,也是产品属性从低频迭代至高频的关键。

  而每个产品经理心里都住着一位张小龙——每句话都被奉为圭臬,每个产品改动都直接影响上亿用户的日常,这种俯视茫茫众生的上帝感,可太香了。

  当然,成年人都知道理想和现实的差距。

  高德地图,早年做数据起家,后来成功互联网化,2014 年卖身阿里成为富人家成员,频繁与百度地图PR自家是行业第一的纯工具类产品。

  而它对社交的探索,要追溯到 2012 年。那年冬天,它与新浪微博合作搞地图社交,在高德地图里,用户可以浏览查找以地图为中心的微博图文内容,还可以与好友进行分享互动。时任高德副总裁郄建军发言表态:

  “位置服务将是新社交关系的核心”,“位置将衍生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”。

  但你懂的,互联网公司们在发布会吹下的牛如果真的都实现,我们早就开上了贾跃亭的电动车,花 2 个小时就从北京赶到纽约,世界早就变了样。

  2012 年的尝试没有水花,高德也没有放弃,孜孜不倦继续努力,终于在 2020 年 7 月喜提热搜——被骂的。没办法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这是人类无法抗拒的本性。

  被网友戏谑“对旅馆业扔下一颗炸弹”的新功能是“家人地图”。用户可以定位家人位置,当家人离开或到达某个位置 150 米到 2 公里半径时,收到消息提醒,最牛的是,还可以回溯家人 72 小时轨迹。

  单是看说明书,我已经感觉到窒息。

  高德地图产品经理在给用户的公开信里说,这是想增加家人的连接,让家庭成员之间更加简单地彼此关爱与牵挂。但我能想到的场景只有:我在楼下想静静,我妈给我打电话,“都到楼下了,在干吗呢?还不赶紧回家来”。

  窒息 PLUS。

  至于针对渣男渣女的行踪监视,大家都懂,此处不展开。

  “家人地图”被骂惨,是因为没能逃脱宿命:基于 LBS 社交的产品,隐私是永远躲不开的话题。毕竟,人们打开陌陌,探探时的心理预期,与打开高德的心理预期,是完全不同的。前者,或许有人愿意公开部分身份信息,以获得陌生人社交时的更高权重;后者呢,免谈。

  李彦宏曾经说过,中国人更开放,对隐私问题没那么敏感,“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交换便捷性,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”——嗯,百度地图作妖试试看?

  隐私是社交产品的生命线,不可替代性则是其成长的关键。一个典型场景便是,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都上线了类似的组队对讲功能,但大家组团出行时,习惯使用的群聊工具还是微信。

  只有微信,才是当下不可替代的。

  于是,9 年过去了,大家对高德的印象只有两个:地图导航软件,滴滴打不到车时候的打车软件。高德依然是出行工具,与社交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  当然,高德能有什么坏心眼呢?它向社交延伸是想让用户堵车时的“体验”更好。而它默认陌生人的聊天能带来愉悦,默认“车主”的共同身份可以跨越年龄,性别,学识,兴趣的差别。它默认车辆进京,需要寻找酒店。

  哎!9 年的时光,终究是错付了。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删

 
来自: 略大参考(ID:hyzibenlun)
注册AWS账号,助园一臂之力
标签: 高德

24小时阅读排行

    最新新闻

      相关新闻

        Baidu